十方融海梨花声音研修院郑雨初:声音经济新时代

2022-03-10 10:28:47
十方融海梨花声音研修院郑雨初:声音经济新时代

近些年,随着5G时代的到来,声音经济也似乎迎来了“文艺复兴潮流”,音频类产品也开始在互联网市场中崭露头角,在快手、抖音之外,懒人畅听、蜻蜓FM、喜马拉雅、网易云等音频类APP也开始成为手机中的必备软件;广播剧、有声书和播客等音频消费方式一跃成为年轻群体中的潮流,也萌发出网红博主、游戏主播、短视频美文配音、有声读物等多种与声音息息相关的新兴职业业态;这些新兴声音业态的萌发,也随之衍生出相关的声音职业人才缺口.......在线音频市场一时间充满机遇与变数。
作为一位有声行业从业者,深圳十方融海科技有限公司郑雨初对“耳朵”赛道的这些新变化也尤为明显。随着近些年来这些变化越来越明显,他的职业生涯规划也开始有所转变:从电视台主持人到自由配音工作者再到声音教培人员,从线下声音艺考教培赛道最终转入线上互联网成人声音培训行业,成为一位声音新职业技能教培人员。而这种转变在如今声音经济崛起、声音技能教培需求爆发的背景之下并不突兀,为了更深入触达声音培训行业,记者与郑雨初聊了聊,了解了他的声音成长经历,同时见证了他的职业变化与心态转变历程,也尝试勾勒出了他作为一个亲身参与者眼中的行业画像。
 
郑雨初:
十方融海梨花声音研修院金牌讲师
8年的声音变现和教学经历,擅长商业主持,配音等
普通话国家一级、播音与主持专业
全国主持人大赛金奖、四川省商业主持人大赛10强
多位企业高管的私人声音导师

一、圆梦
“播音主持是从小埋藏在心底的梦。”和大多人一样,郑雨初的播音梦想也是年少时就种下的,他的向往源起于春节联欢晚会上声音动听、身姿靓丽的主持人们。
向往播音主持,于是决定学习播音,高考后考入播音主持专业,毕业后加入南充市电视台。从结果来看,郑雨初的声音梦想大体来看是成功的。但在随后与他的交流中,记者才了解到,在他这看似一帆风顺成长路的背后,也一样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辛酸。
 
郑雨初出生在方言基因极为强大的四川,从小到大,南充地区的方言一直是他日常沟通使用的主要语言,年少时候的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正常,直到他在对播音主持的向往之下决定要练好普通话之时,才发现生活在方言地区带来的一些阻碍。
首先是因为长期使用方言,很多普通话的正确发音都很难把握,在普通话训练上是吃尽了苦头;还不止于此,在下定决定要练好普通话后,他就开始使用普通话与周围同学交流,“大家都讲方言,你讲什么普通话?”、“播音主持人是那么容易当的吗?”等等不理解的闲言碎语开始让年少的他不堪其扰。
“大家会觉得我很‘装’,其实我是真的想要成为一个播音主持人,我也觉得我可以,只是我的周围的同学朋友并不这样认为。”提到这段往事,如今的郑雨初并没有什么埋怨情绪,但在年少时,这些不甚友好的声音对他影响颇深。让郑雨初庆幸的是,他的父母对于他的选择是十分支持的,还为他请了播音主持专业的名师进行辅导。
也正是这段学习经历,让他认识到一个宽松包容的环境对声音学习的重要性。“如果当时能有今天这样的声音学习环境,或许今天还能出现更多被全国人民熟知的著名主持人。”
随后,他成功考入播音主持专业,并凭借优异成绩毕业后进入电视台工作实习。而在本职工作之余,郑雨初还喜欢去接一些与平常工作风格不尽相同的电台节目等等配音工作,在拓展了配音能力的同时,他也逐步开始觉得,要求过于板正的电视台工作与他自身天马行空的性格之间的冲突越来越大,他开始想要去改变自己的职业方向。
从自身的声音成长经历,郑雨初认为声音学习中最为强调的除了学习环境就是专业教师的重要性。“自学只能勉强练好普通话,老师则能告诉你怎么打开口腔、如何实现口腔共鸣、学会呼吸,让声音变好听。”所以在想要改变自己职业规划后,他在日常商演主持、电台配音之余选择成为一个线下少儿口才、学生艺考培训教师。
就在这种对自我认知不断加深、自我能力不断累积的过程中,郑雨初圆了年少的梦也逐渐走出了适合自己的职业道路。
二、转变
在与郑雨初的交流中,记者注意到,他多次提及到“转变”一词。
第一个转变来自于他自身,2019年郑雨初选择从线下声音教培行业转入线上成人声音职业技能培训赛道。
谈及原因,是他在互联网上发现了一些声音行业的新变化:受益于互联网的发展,各种自媒体平台的出现,让人们对于好声音的需求不再拘泥于传统的广播电视节目播音主持,越来越多与众不同的“好”声音被听见被喜欢。与此同时,国内音频巨头开始下沉市场开发垂类软件,出现了播客、广播剧、有声书、音频直播、短视频配音等众多新兴声音业态,以声音为主要载体的在线音频行业在互联网发展大潮中迎来“文艺复兴”。
“这表明声音审美已经改变,同时有声从业标准也有所改变。”在郑雨初看来,这种变化是好事。
郑雨初提到,在过去,人们一提起好声音和声音学习,第一反应总会联想到播音主持人,认为只有播音主持人那样字正腔圆、端庄大方的声音,才是好声音;也只有想要从事播音主持工作,才需要进行声音学习。长久以来,社会上就形成了一个固定的观念,但凡要做声音相关的工作,就得以播音主持人的标准来塑造自己的声音。
“这个观念已经过时了。”郑雨初提到,网络的发展使得如今已经进入了一个“人人都能够成为一个知识传播者”的新时代,而在这种时代之下,大家对于好声音的审美标准已经开始改变,更加接地气的声音已经成为审美主流。各种社交平台上风格各异、声线不同、甚至带有地方口音的有声作品备受欢迎,如今电视节目主持人们也没有像以往的板正,更有甚者在做新闻联播的时候都开始带有独特的个人色彩......这些无疑都证明了如今人们对于声音的审美标准已经改变。
郑雨初提到,基于审美的改变,人们对于声音的需求开始多元化:自媒体视频人们图一乐呵,更加具备特色的声音可能更加能让人耳目一新;情感电台的听众明显更青睐磁性的声线;儿童有声绘本更需要具备温度的宝妈声音;恐怖小说、武侠小说配音更想要一些有人生阅历的声音......“可以说,声音审美的改变,带来了从业标准的变化。”
因此,在对于声音人才需求是否存在缺口这一问题,郑雨初给予了记者一个肯定答案。在他看来,在庞大的市场需求的催化下,声音经济已经不再是播音专业人士的专属阵地,在高标准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商业广告、影视剧配音之外,还存在着非科班出身人士也大有可为的空间,如有声书、广播剧、个人节目、语音直播等对声音要求比较低的有声行业,这也是他决定加入以声音新职业技能培养为目标的十方融海梨花声音研修院的原因所在。
“十方融海梨花声音研修院在声音经济大潮之下应运而生,就是要为普通大众提供专业化、体系化、实战化的声音训练课程,培养有声行业需要的新职业人才。”这些年在十方融海梨花声音研修院工作的过程中,郑雨初也意识到着有那么多人对好声音有着追求。
“这是一个值得继续做下去的职业。”郑雨初表示。
三、“再给中国声音培训行业一点时间”
提到自己在十方融海梨花声音研修院工作的经历,郑雨初感慨颇多。
从他自身来说,从线下以少儿、青少年为主的声音教学转到线上成人声音培训,这其中有诸多不易。
声音学习作为一个实践型课程,实战练习远比理论学习重要的的多。线下教学时候,郑雨初可以与学生面对面沟通做到言传身教,可以确认学生是否练习到位;而在线上,隔着网络隔着屏幕,很难确认学生练习是否正确。郑雨初提到,刚刚开始那段时间经常会有学员上完课后提出“老师我怎么找不到这个发声感觉?”、“老师我怎么找不到胸腔共鸣的感觉?”诸如此类的疑问。
“明明这种问题在线下时候我可以很清楚示范,学生也可以轻松领悟。”这种困扰一度让非常重视教学交付的郑雨初非常不适应,为此他与团队经常为了更好实现对学员的交付而通宵设计更改教学方案。这种努力是值得的,在对十方融海梨花声音研修院学员的匿名调查中,学员们对郑雨初的认可度与喜爱度极高。
 
郑雨初也对声音培训这个行业有着极高的期待。在他看来,针对声音新职业人才培养的声音教学比他此前在做艺考培训更有意义。自媒体时代给了每个人平等发声的平台,而针对普通人的声音培训则给了更多人勇于发声的勇气和改变现状的信心;针对有声书、广播剧等新兴业态的声音职业技能的定向培训也使得更多人开发了新的人生兴趣与找到了新的职业发展方向。
郑雨初提到,虽然声音职业化培训与专业科班出身的学员之间确实有极大差距,但供两者挥洒的舞台并不一样;科班院校培训出来的播音专业人士承担着传播国家正面形象、传递中华传统文化自信的作用,存在必不可缺;而市场化的声音培训则在院校培训之外,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对中国的声音人才培养起着补充作用。
同时,郑雨初也承认声音培训行业存在不少问题,他对记者表示,声音培训作为一个还未形成标准的新兴行业,风口之下吸引了众多缺乏匹配实力的机构入局,从而导致行业在短时间内涌现出规模不一、收费各异的声音培训课程,给整体行业与从业者带来负面影响。“目前声音培训行业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这是任何行业在初期阶段都避免不了的。”
“罗马并非一日建成。”在采访的最后,郑雨初提到,他不希望社会各界只因行业兴起之初的一些乱象,就全盘否定声音培训行业存在的意义。“正如以‘声优’著称的日本也用了几十年的时间才成就如今发展完善的配音产业链,我希望大家能再多给中国的声音培训行业一点时间。”
相关阅读
copyright©www.gfquan.com
备案号:粤ICP备1502257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