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裹挟下的思考 《重回地球》

2021-04-22 14:55:08
资本裹挟下的思考 《重回地球》

现在的创作者、严肃电影受到了大家的抛弃,很多电影在电影院上演一日游,或者是惨淡的票房,投入产出比形成巨大的差异。比如说吴宇森的电影《太平轮》,花了三亿投资,高技特效明星云集,制作精良,虽然手法传统了一点,但是依然不能贬低其在艺术上的贡献,在技术上的贡献。
整个行业还是处在一个非常脆弱的阶段,产业遇到的困难,除了自身电影行业的问题之外,再加上我们现在整体的一个行业处在一个焦躁期。互联网这一批公司,我认为2014年是BAT互联网资本进入电影产业的元年,经历过2014年下半年和2015年上半年,我突然发现大家又回到了电影的本原,就是内容创意,这是互联网做不了的,颠覆不了的。
我跟很多BAT成立的影视公司的人交流,他们又找回拍传统电影这一批人来拍电影,且更加不计成本,因为这些互联网企业认为钱不是在票房上挣的,是要在“羊毛出在猪身上”——从流量上、从其他地方收钱。所以互联网一批公司在资本裹挟下把这个产业风险迅速推高,这是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危机感。突然间我们发现没有导演可用了,导演请不起了,演员请不起了,这是互联网给电影产业带来的一大悲剧。
另外,互联网最终的目的是卖东西。先从电影票开始卖,大量的售票、系统的改造这个行业,颠覆发行管道、发行的方式,大量的预售——首先是低价卖票吸引网上的用户产生黏度,培养用户习惯,通过卖票的渠道带来其他东西的销量,从吃饭、看电影等生活习惯开始,这是互联网的一个思维。
但是互联网企业不顾及电影产业的发展,大量的低票价,大量的电商跟电影院合作带来的风险转嫁给谁呢?转嫁给制片方。
电影院是既得利益者,甭管是谁,我就卖40元,9.9元你自己卖去。但是9.9元到40元之间差价谁出呢?跟传统发行要。在行业内部这叫做“票补”。这个风气形成之后,发行商如果不接受“票补”,就被互联网营销抛弃。电就像《太平轮》没有“票补”,第一天票房只有600万,院线第二天就会把场次排给有“票补”的。
这样造成了传统发行商有钱才能做发行,大量的钱补贴给电商,形成虚高的第一天票房。然而,这个票房只是通过“低价促销”形成的虚假繁荣,无法代替和掩盖上映之后的观众口碑。目前中国电影的一个现实是:一个星期至少有8部新片上映,很多电影还没有能等到口碑形成,就已经下线了,靠口碑很难撑起一部电影的票房。因此,就造成大家拼命和电商合作,做“票补”。尤其是在重要的节假日。然而“票补”带来的巨大的洞谁来补呢?在影院和制作、发行方利益分配并不公平的当下,这个洞往往转嫁给了制片方和发行方。对于原创的一方,这无异于雪上加霜。
中国电影在今天这样一个产业自身很脆弱的时代,迎来了互联网的强大资本的介入,同时带来了传统的营销方式的颠覆,利用互联网推广方式或者捆绑式的销售,来带动电影票的销售。
但是核心内容是互联网无法颠覆的,创作的空间依然是电影行业赖以生存的本原。所以当经历过资本时代这样一波冲击之后,越来越多的电影人开始对电影的创作本身、对于创意本身,开始形成自己独有的体系,反而巩固了电影创作的本身。要拍成一个好的电影,有价值的电影,这个创作过程是互联网无法超越的,所以作为一个电影创作的公司,制作的公司,有规模的创作公司,牢牢抓住创作产品本身,营销方式会给你带来巨大的不可想象的空间。
我认为中国电影的内容创意,是未来下一个黄金十年最重要的核心价值。就是我们要拍出有价值的无愧于时代的内容,这个到任何的平台上去播放,到任何时候回首都是有价值的产品。一个电影公司要想立于不败必须有这样核心产品。比如博纳这几年一直坚持拍商业电影,拍主流电影,如果按照大数据测算,《智取威虎山》是不可能拍的,这种的电影怎么可能吸引年轻观众呢?这样电影怎么可能有票房呢?但正是用今天的特技,用今天的视觉效果,用今天的现代电影拍摄手法,又把90后拉进来,重新演绎了这样一个故事,我认为中国电影是需要这样的产品的。
中国电影需要一大批有制作水准的、技术领先的、自己创作的作品,并赋予电影更多的人文价值、人文情怀,这样中国电影会是立于不败的。尽管好莱坞的动漫英雄令眼花缭乱,但是依然打动不了我们,文化差异是巨大的隔阂。我们电影创作的本源也是人文、情感、情怀。
动人的故事加上优秀的、有丰富经验的制作,给中国电影带来一个全新的面貌。这是今天应对互联网、内容、资本的裹挟下和好莱坞强大航母级大片碾压下,我对中国电影现实的思
copyright©www.gfquan.com
备案号:粤ICP备15022573号